轻语···

乌托国,灵魂和情欲的最后栖息地。

情结

今天这份悲哀,我认为它是与生俱来的,我几乎可以把我的名字转给它,因为它和我那么相像,那么难解难分。——杜拉斯遇见她时,我已三十好几,两个孩子的父亲。像是一场逃不脱的宿命,我被她轻易俘获全部身心。有人说,因遭受近似不幸而滋生的喜欢不是真的喜欢,充其量只是彼此间的嗟叹哀怜和互赏,是一种从心理蔓伸至生理的依赖与索求。她也说过,我们不是锅与盖、矛与盾、剑与剑鞘那样的绝配(我个人并不认同“矛与盾”算得上绝配...

- 阅读全文 -

最新文章

最近回复

  • 暂无回复

分类

标签

  • 暂无标签

归档

其它